2011年9月,一群示威者進入華爾街,主要在抗議大企業的貪婪以及種種社會的不公。其活動的主要訴求為99%的人無法再容忍1%的人貪婪與腐敗,表面上看起來這是99%的中產階級和窮人與1%的有錢人的戰爭,但是追根究底,這其實是一場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戰爭、一場自我奴役與自由意志的戰爭、一場自甘墮落與奮發向上的戰爭。

精準在2004年就預測次級房貸危機,卻在電視上被一堆專家、學者公幹的Peter Schiff,代表那所謂1%的人來到華爾街,和這群抗議的99%群眾進行對話,讓我們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看這兩種人思考與邏輯的差別,非常有趣。

當然,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戰爭,舉個例子:美國1913年的憲法修正案,規定了所得稅的合法徵收。納稅的方法是由大眾制定的並經多數人同意,它要讓窮人和中產階級看到稅收是為了懲罰有錢人,因此,大眾投了贊成票,並將依法納稅寫入了憲法。而初衷是懲罰有錢人的稅收,在現實中卻懲罰了對它投贊同票的中產階級和窮人,至今依舊如此。

另一個例子,社會主義派認為,政府在富人去世之後隨即沒收其財富是正確的作法。畢竟,他們當初就是因為生在美國才能發跡,這些財產在他們死後,大部分都應該交給國庫,而不是傳給下一代。另一方面,資本主義派則反對政府只是因為人死了,就將其財富收歸國有。他們指出,死者遺留的財產都是繳過稅的,政府不應該一再對這些財富課稅。資本主義派強調這形同懲罰辛勤工作和勤儉,鼓勵浪費和揮霍無度的行為。畢竟,如果你知道身後大部分的財富將由政府接收,何不在死前趕快花掉?何必進行投資、創造更大的財富?如果你知道無法將財產留給心愛的人,那麼又何必儲蓄?

諾貝爾獎得主Milton Friedman曾嚴詞批評遺產稅,他批評這是不道德的行為,形同懲罰美德、抑制儲蓄、鼓勵浪費支出。他研究發現,政府每年花在課稅上頭的經費甚至超過實際的稅收,這是因為有錢人會聘請高明的會計師為他們設計精明的避稅方式。Friedman認為,政府如果取消遺產稅,淨稅收反而會更高。

歷史一再證明,政府所提供的服務品質往往糟糕透頂,但是愚蠢的人民卻一再投下贊成票,去允許政府成立一個個更新的單位、編列更多的預算,來取代或輔助舊有成效不彰的單位,而不是要求原單位縮減規模或者放棄不做。

請務必搞清楚,政府是覬覦百姓財富並不時侵犯百姓財產的惡勢力,並不是大慈大悲、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。
本來人們認為政府應該擔任裁判員,防止個人彼此脅迫,現在政府覺得它應該擔任父母,所負責任是脅迫某些人去幫助其他人,並假藉社會安全與平等之名,做了越來越多從某些人口袋裡掏錢,交給其他人的事情。

對自由人來說,政府只是一種工具和媒介,而非恩典和禮物的施予者,或是被盲目崇拜和需要服侍的主人或神祇。

資本主義的最基本精神就是:只要是雙方出自於自願性合作而彼此達成交易的條件,只要不違害到其他人的自由,都不應該受到干涉。
課徵所得稅和各種社會福利稅收,美其名是政府提供公共建設和公共服務來交換稅款,但這所謂的「交易」,卻是強制性的,不管你有沒有覺得獲得滿意、值得的服務,你都必須支付,完全沒有選擇的自由。雖然支配權力的人,最初可能出自於善意,甚至起初也未因自己可以運作的權力而腐化,但是權力終究會對人產生致命的吸引力,終而將其改頭換面。現在,我們的所得中,用於挹注政府支出的比率不但沒有下降,甚至一直在提高。以美國獨立宣言的用語來說:「我們的政府繼續設立大量的新辦公室,並且派出大批官員騷擾我們的人民和侵吞我們的財產」。

我個人認為,不過200年的時間,事實已經證明,資本主義完全勝過了社會主義、共產主義、三民主義......,在科斯托蘭尼的著作《一個投機者的告白》當中指出:「那些口口聲聲要求『均富』的人,其本意並不是期盼正義,而是出於妒嫉」。所以社會主義、三民主義,到極端的共產主義,到最後往往是落得「均貧」的下場。

政府應該更鼓勵窮人們努力累積財富,而不是設計一些間接鼓勵窮人們繼續擺爛的所謂「保障弱勢」制度,更不要為了討好窮人們的多數選票就去懲罰富人,事實證明,到頭來其實還是懲罰到窮人們自己。羅勃特在富爸爸一系列書籍裡再三強調,每當人們想要懲罰富人時,富人不僅不會接受而且會進行反擊,他們有錢、有能力、有辦法去改變處境。他們雇請高明的律師和會計師鑽法律的漏洞,他們說服政客們改變法律,他們有能力扭轉乾坤。

資本主義的真諦就是:鼓勵人們盡可能地累積財富,財富自然而然地會向下滲透。比如:富人為了更加地富有,他會去創業、會去投資,這直接的就會帶來很多就業機會;富人們累積了可觀的財富後,自然會進行可觀的消費行為,這間接的也會帶來許多就業機會。

最後,我們也應該要修正自己的心態,即使我目前還是窮人或中產階級,我也絕對不能像大多數窮人一樣,只會怨天尤人、怪政府、怪富人、怪東怪西。我們應該要對政府給富人很多優惠的現象感到振奮,因為我們知道,只要肯努力,有一天我也可以享受到這樣的財富和優惠。

富人一定是先有富人的心態,才成為富人;贏家也是先有贏家的心態,才成為贏家,與大家共勉。

羅勃特說:Money does not make you rich, it's your intelligence make you rich.
川普也說:Think Big and Kick Ass in Business and Life.

佔領華爾街:1%與99%的對話


相關文章:
凱因斯學派 VS 奧地利學派
阿特拉斯聳聳肩

最後,一段小影片讓我們彼此互相勉勵 - 人類很渺小,但世界很美好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人生只有一次

Troy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sharewilliam
  • when u talk to an idiot
    there is two idiot
  • aquarius12544
  • 我很贊同要先有富人的心態才能成為富人
    畢竟..與其花時間在抱怨上
    不如動腦想如何做才能讓自己過的跟富人一樣好

    謝謝你的分享及翻譯
  • Ting
  • 某些公司或銀行"大到不能倒"
    需要政府救助
    很明顯就違反了資本主義的精神
  • ya0zheng
  • 您好,這是我第一次在此提出拙見,敬請鞭策指教

    看完後思考良久
    我認為這個影片裡自稱1%的其實都不是那1%
    不論是訪問的先生或後來自稱是1%的女士
    真正的1%是決策者以及影響決策的那些實質掌權者
    當那位採訪者說他"曾向決策者建言提高利率等等云云不被接
    受"
    我就認為他根本與那1%無關,只是個像羅勃特般有理財觀念單
    純的有錢人
    不管是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或三民主義都有其歷史或背景促使
    人們支持,以及後來的反動
    當民生經濟與政治扯上關係就會有問題
    至少我的認知上是這樣的
    像美國的部份準備金制度或中共的集權政體
    都同樣是控制人民(資產)的手法

    這個世界本就不該以嚴格的二分法三分法四分法去看
    資本主義的問題不是在於錢
    錢是被人所定義,賦予價值
    它可以用來買黃金白金也可以是張廢紙

    我認為99%所訴求的是"資源不該被以壟斷的手法(不論是法律
    層面或市場層面)賦予價值"
    99%的想法應該是
    對"1%以極低的成本取得資源再以市場的效應炒高其價值,當
    此價值或制度失衡時,必須承擔此風險的是那99%,而那1%此時
    則是坐在度假勝地等政府(也是1%中的成員)的紓困金"十分不
    滿
    因此他們是到華爾街而不是白宮大門
    因為決定"資源"價值的集散中心不是政府,也不是聯準會,而
    是華爾街
    有趣的一點是不論是政府或聯準會,都同樣有華爾街的人在裡
  • ayumi09krumi
  • 非常棒的分享 ....
  • ayumi09krumi
  • 裡面 最重要的一段....資本主義的真諦是 自己承擔損失 自
    己享有利潤 而不是自己享有利潤 損失卻由社會來買單
  • 訪客
  • 有一點他說的很正確。實際上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是政府與少數商人之間的官商勾結,如果不透過立法與投票先把政府換血,再多的抗議也都是無用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