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沒有寫文章了,可是今天偶然看見一個統計數據,讓我忍不住想提筆。
這個統計數據是這樣的,它統計了不同世代間,有多少比例的人,可以繼承相當於一輩子的勞務所得?
簡單的說,就是有多少比例的人,光靠父母給予的財富,就比一般人工作一輩子所能賺到的財富還要多。用現代的術語來說,就是所謂的「富二代」或「權貴」。
為了本文後續方便,這裡我們就簡單把這個比例稱之為「靠爸人生勝利組」好了。


統計顯示,在1930年代以前,也就是我們祖父那個時代(差不多就是王永慶那個時代吧),這個比例是介於2%~3%之間,也就是說每100個人當中,只有2~3個人,是可以一輩子不用工作,就已經擁有比一般人工作一輩子所能賺得的財富還要多。

而在1930到1950年代之間,這個比例成長至4%~5%之間,也就是說每100個人當中,有4~5個人,是一輩子不用工作,就已經擁有比一般人工作一輩子所能賺得的財富還要多。然後,在1950到1970年代之間,這個比例由5%左右大幅成長到12%左右。

而在1970年代之後,也就是我們這個世代(六年級以後),此比例再也沒有低於15%,也就代表著,每100個人當中,有至少15個人,是一輩子都不用工作,就贏過你不吃不喝工作一輩子。

這是個非常有趣的統計數據,這讓我思考,社會階級流動的大門到底是越來越寬?還是越來越窄呢?
你可以說,以前你想要爬上去,只有2~3個人會擋在那邊;但是現在,至少有15個人擋在那邊。
你也可以說,以前你想要爬上去,你只有2~3個人可以巴結;但是現在,你的選擇至少有15個。

你又是怎麼想的呢?

另外,在看到這個有趣的統計數據之後,我馬上聯想到了這次的台北市長選舉。基本上,這次的台北市長選舉已經跳脫了傳統的藍綠對決,昇華成一種意識形態的對決,一種既得利益者與被剝削者的意識形態對決,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場「靠爸人生勝利組」與「只能靠自己組」的對決。

當然,也有人戲稱這是一場外科醫師與天龍人後裔的對決。
10698709_10202674452400743_913969500684061015_n

外科醫師這邊最後提出的口號是:「要打破那道高牆」,打破那道阻隔天龍人與一般老百姓的高牆、那道阻擋社會階級流動的高牆。也就是希望降低那個「靠爸就可以成為人生勝利組」的比例,重新回到那個絕大多數人靠努力就可以達到一定成就的時代,並且來到一個沒有特權、沒有政商勾結的清廉新時代。

但是,我在那篇被眾人圍剿的文章《年輕人,國家沒對不起你,是你對不起自己 》當中,就曾經說過:「當你掌握了多數的資源時,很自然的,你的下一步就是想辦法設置門檻,讓資源少或沒資源的人翻不了身,以維持你的生存優勢(或者說是競爭優勢),這才是所有物種的本能。

可想而知,那15%所謂的「靠爸人生勝利組」,大部分會彼此通婚,少部分也會和另外的那85%通婚。再加上那85%裡面,也有一部分人以各種形式和這15%的人利益掛鉤,形成所謂的「既得利益共犯結構」。

相信不少人都玩過大富翁的電腦遊戲,遊戲中有張卡片叫做「均富卡」,也就是能夠強制把所有人的財富按人頭平均,那麼什麼樣的人會希望使用這張均富卡呢?答案應該顯而易見了。所以外科醫師在某種層面來說,爭取的就是那些希望均富卡被使用的族群,也就是「只能靠自己組」,或者說是那些被阻隔在「既得利益共犯結構」之外的族群。

坦白說,我深信「讓所有市民一起參與市政」、「不服務政治、不服務政黨,只服務市民」、「所有預算及支出一律公開」......等等這些天方夜譚的政見,是不可能在既得利益共犯結構已經如此根深柢固、盤根錯結的現實中實現的。

但是,誰知道呢?人們也曾經深信地球不是圓的、人類是不可能飛上天的、我們不可能跟數幾萬公里以外的家人講話...。


正義會根據立場的不同而改變形式。現在的我,只想看看你們能夠走到多遠...
无标题


相關文章:
只要願意移動自己,陽光終究照耀到你
男人只有兩種,一種有LP,另一種則有說不完的理由

Troy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希望永遠在
  • 未來沒希望的臥病或者手腳不便老人 復建師總是設計盡可能的復見動作讓病人復建 避免肌肉更加萎縮褥瘡等等退化惡化 能多走幾步路就算一步也是好的
    不能因為老人最後總是難逃死亡就放棄治療 為什麼不是試著扶一下老人
    站在旁邊看著老人跌倒很興奮嗎 老人 不要放棄治療好嗎 加油
  • 太貴了!!!
  • 為什麼你的黃金賣的這麼貴?牌告價一盎司現也才接近1200美元,你的金幣一盎司就要1300美元了!!!100美元差了快3100多台幣。